我。
杂食动物。
拖更王者。

颓废晚年莫言儡

【贝男/微all男】依赖性(上)(这波没车短小)

提前透个梗酒后乱性这种,关于酒后能不能勃这个问题我去查了下,有研究说喝酒对男性勃这个影响不大,只是会麻痹生殖器组织的细胞……
啊反正魔王的孩子身体构造没准也比较厉害呢x
架空时间线设定
添了私设
有的此篇无关人员比如早乙女老师(其实提到了xb)什么的太麻烦了我就不写进来了……然后家人周围人为什么没有吐槽贝鲁长得这么快这个bug……为了剧情需要请忽视它吧!!



啊啊,强大的感觉总会让人有些上瘾,不是吗?
绿发的青年垂下眼帘,上挑着眼尾,墨绿的瞳仁向右紧锁着黑发青年的身影,他咧了咧嘴,唇角是危险的弧度。
不是吗,父亲?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贝鲁已经从婴儿成长为了看起来与男鹿一般大的青年。

但实际上时间也并没有过去多久,男鹿依旧还在圣石矢魔中进行着他的高中一年级生活,而小贝鲁则作为新的插班生与他在同一个班级上起了高中。毕竟,他们分离15米可是会有麻烦的啊。

而大魔王在儿子突然长大后也依旧那么随便,甚至曾经想着亲自毁灭人类,却又因太忙放弃了。

然后他又只是不着调地挥了挥手。

“啊啊……毁灭人类什么的好麻烦啊……我的儿子已经长大了,想做什么就自己决定吧!”

然后他就潇洒的回到魔界玩起了中国的“麻将”。


啊啊,也多亏了父亲那样不负责任的话呢,才能继续留在人间啊。
青年右手撑着头,似泼了墨的翡翠一般颜色的发在课桌上铺开,又似瀑布般顺着桌檐倾泻而下——毕竟是继承了大魔王优秀基因的恶魔呢,自他来到学校后每天从优等生班级偷偷跑来看小贝鲁的女孩儿也不少呢。

啊,自从长成青年的模样,小贝鲁就不愿意再被叫成小贝鲁了。

“请叫我贝鲁泽,父亲大人。”

并且是用着与婴孩时期完全不同的优雅绅士语气提出来的,这个要求呢。

“哈?真麻烦啊,你这家伙。”男鹿有些无措地揉着头发。毕竟谁被看起来是同龄人的人成为父亲都会觉得很奇怪吧。

而伴随着贝鲁泽的成长,男鹿的力量也越来越强——早乙女老师可是为此惊叹过:“真是个怪物啊,混蛋。”呢。

很显然,不知何时起,男鹿已经习惯甚至于有些依赖贝鲁泽的力量了。

这就是最令人开心的事情了吧。这么想着,贝鲁泽斜眼瞥着右边窗户外与男鹿说笑着,显得似乎格外亲密的三木与古市。

“啊——一个两个的,东条也是恶心市也是三木也是……还有什么神崎姬川的……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啊……一群杂鱼,都想跟我抢父亲。”

……

“哈?你说什么啊恶心市?你知不知道未成年饮酒是犯法的啊?”男鹿用看傻子的眼神瞅了一眼古市,旁边的三木用着一种让古市心虚的眼神盯着古市。
“诶疼疼疼!不是,男鹿,伯父伯母还有姐姐大人这几天不是都家庭旅游去了吗,偷偷喝一点伯父的啤酒也没问题的吧!”但古市并不打算放弃自己心理那些个想法。
“去男鹿家喝酒的话带我一个。”于是三木也打起了算盘。
“喂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

啊,酒啊……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男鹿身上的贝鲁泽垂下眼睑,沉睡着什么。
“希露达。”他突然出声叫了一直在他旁边的希露达。
“少爷?” 希露达立马应声。
“去魔界取些酒来,今天之内回来。”这么说着,贝鲁泽却似乎依旧在思考着什么。
“是。”希露达并不问原因,立马起身准备直接回魔界,即便她也听到了男鹿几人的对话。
“还有,”贝鲁泽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希露达,“注定不会属于你的,连想都不允许,明白吗。”
希露达顿住了。她明白,那是个肯定句。
良久。
“明白。”

……

时间过的很快,而希露达也依言在傍晚回到了人界。



















对不起暂时就这一点剩下的我一会撸……就是意思,我没有忘记这个事情只是最近懒癌……我这两天会把这篇更完的!(吧……)@馄饨 

评论(5)
热度(33)

© 颓废晚年莫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