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杂食动物。
拖更王者。

颓废晚年莫言儡

【裘杰】那一天开始消失的杰克先生

私设成堆请注意。
文题依旧不符……好吧其实也挺符合。
在这里只能剧透了……关于监管者囚禁监管者为什么庄园主不管……
因为他想看戏呀!(牵强的
好吧其实只是想表达……不要管那么多啦不然这个文是写不下去了……
没错,我决定把前面裘克减肥和奈布搞事情的段子发展成中长文…。
不过每章长度基本都像段子……并且是那种每个故事都像独立个体但整体可以连起来那种感觉。
然后蜘蛛之前在小丑减肥里杰克gay蜜的形象变成不符合前文也不符合游戏的贵夫人形象什么的……假装她只会在杰克面前脱线吧…。
然后小丑这篇对班恩的话,只是单纯吃醋了不是说什么那么冷酷无情(什么霸道总裁形容词)……
———————————————————

——别看着他。

——收回你的目光。


红色的野兽潜伏在并不能算矮小的灌木丛里。猩红的眸子中,泛滥着暴虐的欲望。


那个求生者。
那个叫奈布的佣兵。
裘克再清楚不过那个卑微的爬虫眼中是什么——那是和他自己一样,对杰克的觊觎。

……

“裘克。”瓦尔莱塔小姐迈着细碎的步子向坐在教堂中的裘克走去,即使她有着庞大的身躯,八足听起来会是很令人杂乱而无措,瓦尔莱塔小姐看起来依旧很优雅。她今天穿着她最喜欢的「黄金烛台」。

在这个时刻,天比与求生者进行追逐游戏时还要昏沉黑暗,教堂里的蜡烛都熄灭着。瓦尔莱塔小姐身上紫色的烛火幽幽跳跃舞蹈着,映出裘克带着血丝的眼睛。
那是波涛翻涌着、泛着似乎要吞没一切的一片血海。
瓦尔莱塔小姐轻声笑着,用手轻掩着勾起的唇。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像贵族的夫人一般。
“我知道你在为什么而愤怒,裘克。”她的另一只手轻轻搭上裘克的肩膀,似少女般有些尖细的声音带着愉悦,又仿若有着恶魔蛊惑人类般的魔力。


“既然想要,那就去得到。”

那天,那句话在裘克脑海中重播放映了许多遍,而瓦尔莱塔小姐早已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

……

『既然想要,那就去得到。』

一片死寂阴沉的教堂里,红色的恶魔却在上帝面前虔诚地祈祷着。

他并不是在祈求神宽恕他的罪行。

他只是祈祷他即将犯下的罪行能成为永恒。

……

求生者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杰克先生了。

好奇怪啊。他们这么想着。

实际上觉得不对劲的不只是求生者,还有其他的监管者们。庄园主并没有下达关于杰克的任何指令或向他们传达信息,杰克就是在某一天开始再也没有出现过。
班恩起初以为杰克只是最近有点累了,躲在不知哪一处独自享受着生活。
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甚至于那天,在欢迎美智子小姐到来的宴会,绅士一定要出面的场合,一直自诩绅士的杰克依旧没有出现。
不是有失礼仪的迟到或是因故不能来,而是一点点消息都没有的似人间蒸发一般。

事态或许变得严重了。班恩这么想着。

那天监管者们开了一个关于杰克的会议。

新来的美智子小姐抱歉地抿着嘴,垂着眼脸,她为自己不能帮上任何忙而感到难过。
但她毕竟甚至连见都没见过杰克。

瓦尔莱塔小姐今天穿着「星空预言者」。平日她高贵优雅的气质,在今天因着这身衣服增添了一份神秘。
她看起来似乎知晓一切。
但她只是掩唇轻笑着,眸中是意味深长的光。
班恩觉得或许她知道什么,但她又没有理由知道什么。搜寻杰克的行动,每一次都不会有任何人缺席。

里奥只是在那儿静静的沉思着。密语者的形象掩盖了他的一切。
虽然他的确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而裘克依旧和平日一般,吃了兴奋剂似的高声列举着种种关于杰克去向的可能性。

班恩有些头疼。
他想,或许他举行这场会议就是个错误。

总之,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没有人注意到,裘克在今天的会议上一直戴着平日只要结束与求生者的游戏,就会立马摘下的面具。
哦,或许瓦尔莱塔小姐注意到了。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不过是裘克为了遮住自己望向班恩稍微有些阴狠的目光而已。
毕竟他总觉得,班恩可不应该如此在意杰克。


……



“杰克。”裘克踩碎了落在床边的白色面具,红得深不见底的瞳紧紧锁定着杰克右手边破碎的镣铐。

“所有人都在讨论你去哪里了哦,很多人都在找你。”
他锁上了门,对上了那双带着愤怒、不解与些许无措的眼睛。

那是一对迷人的黑色眸子。
即使不再优雅,依然似要摄去人心魄的深渊一般。

裘克将杰克试图攻击自己的,已经被拆去那锋利刀爪的手按住。

给杰克下药一定是最正确的选择,小丑这么庆幸着,不然他可不一定能把这头美丽的野兽压在身下。

杰克很强,他只是输在了信任上而已。

裘克将新的、加固的镣铐为那只挣脱了的手戴上,小心翼翼地在镣铐之下垫着最好的丝绸布料。
他眯眼俯视着杰克,用舌轻轻舔舐着杰克的手腕。

那是杰克的敏感点之一。

“不……唔、裘克……不要舔……”许久未说过话,杰克的嗓音此刻带着丝沙哑。

是该死的性感。

他的声音微颤,尖尖的耳朵也略向下了些,不住地轻抖着。

耳朵,手腕,颈部,腿跟。
那可都是轻触便可要了他的命的致命敏感点。

“他们都在找你。”裘克咧了咧嘴。



“但你只能是我的。”




【End】



ooc到爆炸还废话多我懂,但我真的对这种没有抵抗力,爆灯想写的类型。

评论(7)
热度(99)

© 颓废晚年莫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