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的Esmeralda。
做个杂食者。

颓废晚年莫言儡

【酒茨】我寮里那只清纯不做作的茨木03

梗来自我寮里茨木天使√
私设多如狗√
放荡不羁第一人称√(偶尔可能换视角)
ooc注意√(酒吞茨木真ooc)
高冷文气温柔茨木注意√
非洲白痴痴汉晴明注意√
3p注意√(俩吞一茨)
傲娇痴汉迟钝酒吞、忠犬吃醋狂魔酒吞注意√
其实我还想搞个红叶性转×晴明×博雅的大事情√
现在狗崽我也√
接受无能请X谢√
来啊一起放飞自我啊√
——————————————
01
今个儿早晨我的心情就如同那晴朗的天儿般明朗——在不小心瞄到我家墙头坐着的一黑皮ssr之前。
那黑皮的小眼神儿啊是紧跟着我家茨木宝宝,连被我发现了都没注意到。一看就是隔壁博雅家的。
我并没有声张。悄悄地跑去拽了拽我家雪女,给她指了指墙。
她一副了然的样子,我们相视一笑。
今天天气明朗,只有我家墙头一直在下暴风雪,还冻着个酒吞童子。真是奇怪,现在的黑皮ssr癖好怎么那么特别。
02
不去管那墙头的一片冰天雪地,也不去管满院的红叶,正当我准备坐在走廊上感叹会儿人生时,有人敲了我家大门。
当门开了一点缝我发现又是一个酒吞童子时,我立马关门。
然后我就听见我家门砸在这黑了吧唧的手上发出响亮的声音,跟撞在铁上似的。
我:……您是铁打的所以才这么黑这么硬吗
然后门被硬生生掰开了。
那黑皮留下一冷漠带点蜜汁嘲讽的眼神便直接走进了我家院子。
我转身就是一个束缚术!
妈的没绑住。
但是,咱不虚他!
“快快!白狼!射他!崽子!突突他!草爹!叮他!不然这黑皮就要对咱家宝宝做不好的事儿了!”我喊了目前看见的除了红叶以外的其他三人。要问为什么不喊红叶,从刚才黑皮看了我眼之后红叶就开始跳舞了。
我家帚神也是蛮辛苦的。
呸这不是重点。
但隔壁博雅是真大佬,有真·好御魂,所以他家六星的黑皮也是真凶残。我给他放了几次束缚术一次都没绑住他。
“住手。”就在我家草爹也快要倒下时,茨木的声音响起来了。
我捂着胳膊上的伤望了眼茨木宝宝,被他铁青的脸色吓到了。
“滚出去。”我家茨木向来文气,我是第一次听他说这般粗话。
“茨木……”那酒吞声音低沉得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家茨木。
他似乎还有话想说,但被我家茨木一爪子打断了。
嗯你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悠闲的看着,因为我家所有式神这会儿都被刚的打斗声引出来了,这会儿伤早被治好了,大家一起当吃瓜群众呢。
至于为什么不上去帮着我家宝宝打黑皮,我就不信那黑皮敢动我家宝宝!
果然不出所料那黑皮完全没有回击,只是紧紧盯着我家茨木,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最后叹了口气,走了。
走了???!!!
你他妈来了把我们也打了好不容易见到茨木宝宝就这么走了??
你让我们这群以为你要做什么的人很尴尬好吗?!!
03
自上次的蜜汁尴尬后,我已经许久没见隔壁博雅的酒吞过来视奸我家茨木了。
这应该算是好现象吧。
这样不确定的想着,随手画了个符。
嗯,让我看看,长翅膀的,金头发……
等等、大天狗????
作为我家第二个ssr,这只狗子也是格外受宠的。
可我家没有适合他的御魂。
看着根本不可能买得起御魂的金币,和看起来不多了的鱼子酱寿司,我叹了口气。迫于没有鱼子酱寿司的无奈,我再次敲响了隔壁博雅家大门。
开门的是博雅,他见到我似乎很惊讶,然后是……有点开心?
啊不太懂这个人。以及我旁边的红叶脸色真可怕。
不过让我惊讶的是,他第一句跟我说的话居然是对不起。
“让你受伤了我很抱歉。我没想到我家的酒吞会伤害到你们,这几天我一直不让他们出去来着。”听到这话,稍微有点惊讶,以及……
能让两个大江山鬼王禁足,这人也真是蛮厉害啊。
04
组队刷御魂的事当然是很成功的拜托隔壁博雅了,不过他带的还是酒吞,还是那个闯到我寮来的酒吞。
我便有些担忧,琢磨着要不要把茨木放回家带别人。
但当我瞄到茨木眼里很隐蔽的一点喜悦时,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撇了撇嘴,原来上次看到茨木宝宝打酒吞时耳朵上的那点红晕不是错觉啊。
有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
这章感觉的确写的不好我忏悔……强行笑点…或者说根本没有笑点…自己看都觉得好尴尬…
最近开学时间真的很紧更新慢抱歉…
以及这章其实想表达的是晴明其实看出来自家茨木应该还是蛮喜欢酒吞的所以对酒吞抵制的态度才不那么坚决X不然这个忠犬吃醋狂魔酒吞根本不可能被放进来X别忘了晴明本质上也是个小狐狸啊X不过本文晴明关于自己感情方面情商是真的低X
啊不能直接用文表达自己的意思只能事后解说我还是不够成熟啊,以后也要加油吧…
以及欢迎捉虫。

评论(6)
热度(84)

© 颓废晚年莫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