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的Esmeralda。
做个杂食者。

颓废晚年莫言儡

看着他

大概又是无妄之灾,降临在某个人的身上了吧。我捂着有些发痛的心口,抱着旁观者的态度,这样想着。
我不知道无妄是否真实存在,也不知它是否与我相关,但这种灾难从未降临在我身上,甚至似乎有什么东西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罩,将这致命的病隔离在我身外,同时又总是恶趣味的用心口疼痛来告诉我又有一个人死于无妄之灾。
人们是这样称呼这种病的。他们总是说无妄是一种真实存在的没有生命的“活物”,只要杀了无妄,无妄之灾就会消失。
这应该是令人发笑的传说的,可却几乎人人都相信,几乎所有人都在疯狂地寻找无妄。
我本是抱着同情嘲讽的态度看着他们寻找无妄的。直到那天我碰到了一个男孩。
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用如此明显的视线去注视另一个人,而且被注视的那个人还是我。他的视线令我有些烦躁而厌恶。我是抱着恶劣的心思的,我想着,即使我杀掉一个男孩,身处无妄之灾之中的人们应该也不会有空去管吧。
“收起你那恶心的视线,可爱的男孩。”我居高临下着,这样告诫他。
出乎意料的,男孩没有被我自认为吓人的表情吓到。他笑了,我觉得很好看,很纯真,是很符合他这个年龄的。
“你看我了,”他的表情充满了喜悦,像是得到了什么无价之宝似的,“我好开心。”
我有些恶寒,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高兴。
他只是自顾自地介绍着自己。
“我叫无妄。我一直特别特别喜欢你。或者你可以把这种情感称作爱。”
无妄?和那不治之症是相同的名字吗?
我是这样想的,也许我还问了出来。
“是无妄之灾的无妄哟。”
男孩是这样子说的。

评论
热度(4)

© 颓废晚年莫言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