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的Esmeralda。
做个杂食者。

颓废晚年莫言儡

【雪音*夜斗】堕

假装生贺赶上了(假装这是个生贺
我觉得这个标题的cp名蛮毁气氛的xbb虽然我根本没写出什么气氛x
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
be注意be注意be注意(其实我觉得是he来的
关于青春发情期(划掉)叛逆期醋王碰上啥事儿不解释任你瞎鸡儿想的悲剧👏👏👏
私设蛮多xbb例如神器大人黑化白发什么的
黑化梗注意一定谨慎食用
umm跟日和没什么关系的一篇x
结局什么的一看就是死绝结局👏👏👏
顺便此篇不干净的东西我译为安无了因为方便xbb
———————————————————————————

那是如今昏迷着的武神无法看到的如此恐怖的景象。
神明大人的道标——那名为雪音的祝器,此刻是相当的狼狈呢。
不知是谁的血,渲染了那本该神圣耀眼的金发。
不知是哪几位神灵的、或是无主的神器的残肢七零八碎的散落了一地。

「不要踏过那条线」

……
『开什么玩笑、』

神明大人的那句话定格在脑海里。
黑暗便侵蚀了枫叶般灿烂的瞳,又在其中点缀上了腥红。
苍白又腐蚀了祝器。那化为人形的祝器赤裸着上身压在昏迷的神明大人的身上,白色的发丝遮住了眼睛。
祝器背上因刺伤主人而出现的那令人作呕的许多眼睛,不停地转动着,窥视着被它们所侵蚀的祝器将要如何渎神。

『说什么不要踏过那条线——』

即使是死了的亡灵不应存在的那颗心脏,依旧在紧紧收缩着诉说着它的伤痛,诉说着它的愤怒,诉说着它的焦虑与空虚。
还有那无尽的嫉妒。

『明明、』

『明明是你这混蛋逼我跨过去的啊、』

黑色的翅膀参杂着血的颜色刺破那祝器的后背在空中伸展。

『有我一个难道还不够吗?』

『为什么,为什么偏要去找那些野良呢?』

神明大人却是在转醒中听到这质问。

“不是的!!那是——呜啊!”

神明大人意识到事态已经发展到多么严重的地步了。
却是因为这祝器的杂念被安无侵蚀了身体,难以动弹。
甚至于在祝器发现他醒来时,那徒然增进的激烈的感情让他就连张口出声都难以做到。
那是要将灵魂撕扯出身体般的痛苦。

『不是什么呢?』

祝器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却像是突然平静下来。
他勾了勾唇,俯身覆上了神明大人的唇。

『啊啊,这些罪孽,最终跨出的这一步,全部,全部都是因为你啊——我的神明大人。』

『欲望的源头也是你啊,夜斗。』







END.
耶,烂尾小能手嘻嘻。
其实我想写后续,但那是不是意味着要开车(。

评论(2)
热度(23)

© 颓废晚年莫言儡 | Powered by LOFTER